《春月》有感

写这篇读后感之前特意搜了下作者包柏漪的照片。书已读完,却还不知道作者的样貌,有些不妥。

我想象的她是雍容华贵款的,像彭国母那样。也许是受《春月》这本书封皮的影响——淡绿配暖黄的中央稀洒着个民国女性的后侧脸——得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看到作者的照片后却发现与我的想象不那么一致。虽然包已年逾古稀,但照片中年轻的她和如今的美籍华人有着同样地“范儿”。那种小而亮的有着东方特色的神秘眼睛,加上欧美文化背景影响下的巨大笑容,和文中所营造出的中国旧社会中温柔的、保守的女性氛围大相径庭。也难怪,她一定要来到中国,伏案通读有关中国的书籍,然后用六年才完成这本书。

小说其实是很好读的。有个著名的“桥段维基百科”叫TV tropes。它的内容是总结各类影视作品或小说中出现的剧情,然后再细分为桥段。大多数小说的情节只是这些桥段的重新排列组合罢了。桥段为人所熟知,行云流水,朗朗上口。相对于拥有大量新名词的学术书籍,或者社会学类、哲学类的文章,读小说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不会有理解问题。而人们读小说时暴露的弱点往往是占线拉得太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导致情节连不上,看到后面,前面已经出现人物的名字和关系也忘记了。

实不相瞒,我打开这本书的时候还是去年夏天的时候,当时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看着书中张家女眷们讨论着三寸金莲而发笑,我能想象出她们聚在庭院一侧,用扇子或者袖襟遮着脸窃窃的样子,一细绺头发垂下。空隙间我摘下墨镜举目四望,健康的德国人穿着少得不能再少的bath suit,哗啦哗啦在湖里拍水嬉戏。再回到书中,又是“轻颦双黛螺”的模样。后来,因为忙着毕业论文的事,只看了第一章就把书放在一边。回国时带着。在国内准备出去旅行的时候,嫌沉,装包里了又拿出来。等回来了,终于可以酣畅淋漓一把,用了三天就看完了全书。

故事的情节不是那么饱满。看故事也是看历史,历史没交代清,故事的背景就不自然。美籍华人手下的中国故事,尤其是六七十年代的新中国故事,让我想起了意大利人拍的、里面有位极似毛泽东的演员的《末代皇帝》,虽然在电影里那个角色并不是主席。还有红卫兵的镜头。总觉得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或者说,没有真正“社会主义经验”的人对社会主义过于敏感,或者说是带有一种嘲讽式、夸张式的敏感。

我之前不理解,因为没有感同身受过。但这次回国,我看着满街的红色标语,我有点不适应。我想象着这些标语换成德语挂在德国的大街小巷是什么景象。

书中的允坚移民美国后,在七十年代回国探亲坐火车至苏州,下车后被列车员追上说他买的烟忘拿了。他道谢,习惯性地摸口袋准备拿小费,才想起给小费是“资本主义的陋习”。

“他已经回国三天了,他应该记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谢和给小费同样不合时宜。道谢是封建余毒,因为人家不过是尽到了同志式的义务,高高在上地表示感谢反而是一种侮辱。”

……

“这里的十字路口也同样竖立着巨大的广告牌——上面不是画着身穿五颜六色民族服装的少数民族人物挽手前进,就是红底黑字的主席书法,号召同志们团结起来。”

……

 

书中的家族史,也从一开始婉约的调调一直升到了书末喊口号的年代,群情激昂。我佩服主人公春月。她历史感太重了,不诉苦,不怨天尤人,不被生活左右,守着她的秘密。一根有思想的芦苇,能憋住秘密也是意料之外的大惊喜吧。

I have a Yufka

emoji-translator-wanted-london-firm-seeks-specialist-bbc-news

I’ve just read an article from BBC. This job looks so promising but still competitive. 😀

 

Actually today there was a new idea about “the job that you’d like to do” popped up when I was in the queue waiting for purchasing a Yufka, which cost me 2,50 euro.

Which is, i would like to be a Dönnerfleisch fleshing gal. <– the person who uses that kind of machine to flesh Dönnerfleisch out of that machine which is sticking with a stick of Dönnerfleisch.

 

I don’t think it’s an easy job.

戏剧化

img_2608

 

昨天存了一句话(见上图),感觉现在对自己最大的期盼,就是不要太多drama了。

 

附今天去Karlsruhe Weihnachtsmarkt的照片:

img_2605

另一个想念中国的原因

上周在网上定了一个40L的背包。今天早上终于收到DHL的邮递信息,说下午1点到4点半之间就会送到。本来今天下午要在做毕业设计的LTI完成check out list的最后一个签名,这样我在那里的工位就彻底注销了,结果因为这封邮件我推掉了下午的事,及时赶回家恭候我的邮包。

印象里,DHL在国内一直是中高端快递的象征,毕竟是个外国牌子,而且还有个港味十足的名字:敦豪。来到德国才知道,虽然他们在美国成立,但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国家邮政旗下的快递公司而已,就像中国邮政,而不是那种类似中通、韵达一类的私营快递公司。DHL一向不靠谱。有多少次我的邮包莫名其妙就被转到一个离家很远的接收点。这个接收点在城市外的某个小村子里。以前我有学期票,大不了就是坐车过去,长途跋涉走到村子中心的收取点把箱子拖回来再坐车回来而已。可是现在我没有了学期票,坐车的钱都超过再送一次邮包的邮资。而且交通极不方便,从家走到相应的车站就要15分钟。骑自行车去取大件邮包又不大现实。所以很怕这次因为我不在家DHL又把我的邮件寄存到那个接收点。所以乖乖回家耐心等候。

满心期待又无所事事了一个下午,在六点钟收到他们的邮件,果然,我的邮包又被转到那个接收点。虽然在4点半还没收到包裹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担心事情又会变得如此,但是看到邮件的一刻还是出奇的愤怒。下午我推掉了所有事情一直在家等候,期间根本没有门铃响声或是电话,他们没有按我的门铃也没用尝试我室友的,说明根本就没有来我这里。可能看天晚了直接把今天剩下的货品统一甩到接收点完事。我马上开始在网上找他们的客服热线。谁知道客服热线是机器人,通过声音扫描你要问的问题来回答你的问题。我的半吊子德语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在说了货品单号后,机器人重复了我邮件里同样的话:请去xx接收点取你的包裹。

我生气。

我想和 人 对话,而不是机器人。

我开始找他们的email服务系统,没找到。后来终于在他们FB主页上看到有chat的选项。等了两分钟后终于接通。我问那位客服会不会说英文,她说yes,我感觉豁然开朗了一点儿。我blabla抱怨了一大通,最后说反正我现在想要你们再送一次到我家。她给了我一个链接,说,你可以在里面选择再一次投送。我打开链接,密密麻麻的一排排小字,最后写着,信件和邮包不可以选择再次投送,只有某某业务可以。我复制了这句话准备发给客服小姐,结果她已经结束了对话窗口。我像是举着个隐形的大字报,哑口无言。

 

我经常受感动于国外服务业良好的服务习惯。在国内,我没有体验过很多的“微笑服务”,然而在欧洲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其实,“微笑服务”的背后是一套非常严苛的机械化服务体系。在国内,我们不在乎服务过程,只在意服务结果,结果不满意可以投诉。然而在德国,从未听说“投诉”一词。德国人会严谨地把各种事项逐字写好,而我提供的服务,只是再给你解释一遍这些条款罢了,所以自然没有什么可再去完美化的地方。我在德国经历过几次对公共机构的不满意,比如德意志银行。但其实并不是对他们的服务不满,而是他们的规章制度死板到令人崩溃,然而接待人员做的最多的就是微笑着对你说:das ist aber weiß und schwarz gedrukt. 这个aber用得很妙。意思就是说,反正白纸黑字就这么写着的,我一直在微笑我的服务态度超好但是我也没办法你也没办法就这么招吧然后我依旧在保持微笑哦。

手动加十个微笑表情:)))))))))))))

 

所以在这么一个夜晚,我想念国内那些胡乱穿行的快递小哥,他们的态度不好,但总是很高效。我也想念可以“投诉”的日子,而不是像现在,有苦说不出。

一些进步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如果对那些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没有兴趣的话,那就先做,然后把它变成兴趣。或者,就接纳不得不做的事实,做要做好。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你很重要吗?并不是。我对自己很重要,所以我对你也很重要。而不是,我要对你很重要,所以我对自己很重要。

一宇发来微信,说这个月底终于要来欧洲了。几个月前我在布拉格查理大桥旁小旅店内给她写了明信片,告诉她这里有多美,要她考虑来度蜜月。没想到她真的要来欧洲度蜜月,而且把第一站设为布拉格。I’m so impressed!

不舍

55a3efda2a3bd

心里想着爱你,想要给你最好的一切。
手里却握着刀,上一次被别人捅的那把刀。
如果顺利的话,你会接过这把刀再去伤害别人。
可你跪下来吻了我的刀,说我这些脆弱的样子永远是你最不舍的。
我的刀羞愧的逃走了。

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爱。

文/演

Cover From Jarosław John

I am always thinking about loving you, giving you the best of everything.
But I am holding a knife,
the knife that once was used by someone else to stab me.
If everything goes along, you’d take over the knife and hurt the next someone.

But you kneel down kissing my knife,
saying the last thing you would ever be willing to part with is my weakness and fragility.

My knife runs away in shame.

That’s the love we want.

 

 

translated by Jiayi

http://www.luoo.net/music/737

圆圈

从开始做毕业设计已经快两个月了,今天顶着炎炎夏日——可能是今年入夏以来的最高温:34度——终于有了一点成果:改进了一些参量,系统的仿真结果有了一点进步。之前A和我说他的毕业设计前两个月时都不知道在干嘛,我渐渐体会到了他所说的感觉。

最近的生活就是白天在办公室,朝九晚五,下班后在学校食堂吃饭,晚上去图书馆准备考试。虽然一个星期有几天会放松下,但是每当家、办公室、食堂、图书馆四点一线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充实的孤单感。自己独自一人身处异国他乡,有时觉得自己站在一个半径无限大圆的圆心处,半径外是其他人,比如那些金发碧眼,和我的语言、背景完全不同的德国人,他们离我那么遥远。我不懂他们在开心什么,或者忧愁什么。他们笑,他们喝酒,把这个圆圈无限扩大。而每当身旁成群的中国学生走过时,每当他们在食堂用中文聊天因为这个语言德国人不懂而可以听懂的我就坐在一旁时,又会觉得这个圆圈那么小,即使在十万八千里外的德国,还有这么多和我“同甘共苦”的人。虽然他们和那些德国人一样,之于我来说都是陌生人,但我感觉他们离我很近。我们既分享着同样的对异乡的新鲜和好奇感,也分享着同样的对学业、对生活的烦恼。

我被圆圈包围着。半径的大小不可以说它的大小取决于德国人或是中国人,如果必须要更好的分类,那只能无法用语言表达为:一类人,和另一类人。圆圈忽大忽小,就是我的生活。

ps,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这张图,第一个评论说得好:正因为有不一样的人世界才不会失衡。

IMG_0257 IMG_0258

田园爱人

今早看朋友圈。发现一个附了一张田园风格的图片加上几句归园田居式的描述的朋友圈。不禁想起大概8年前上高中,或者高中毕业时和longc的谈话。我说我喜欢乡下生活,最想去大山里去教书。他说他没那么“清高”,他必须要在城市里生活。

我的想法一直持续到2013年,跟我eex在一起的时候。我说我想去大山里教书,他说他也是。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当年longc的想法感同身受。今早看到那条朋友圈,我不再有对炊烟、鸡鸣、犬吠、爱人有任何文艺的想法。我要在大城市生活,那里有喧嚣围绕着我,有无数的Möglichkeiten,有进也可以有退。

我也可以说,我没有爱人,所以不需要田园。

雷雨

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让我想起北京的夏天——雷雨,西瓜和电视。

还有所有过去的,在北京和马赛的老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