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进步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如果对那些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没有兴趣的话,那就先做,然后把它变成兴趣。或者,就接纳不得不做的事实,做要做好。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你很重要吗?并不是。我对自己很重要,所以我对你也很重要。而不是,我要对你很重要,所以我对自己很重要。

一宇发来微信,说这个月底终于要来欧洲了。几个月前我在布拉格查理大桥旁小旅店内给她写了明信片,告诉她这里有多美,要她考虑来度蜜月。没想到她真的要来欧洲度蜜月,而且把第一站设为布拉格。I’m so impressed!

不舍

55a3efda2a3bd

心里想着爱你,想要给你最好的一切。
手里却握着刀,上一次被别人捅的那把刀。
如果顺利的话,你会接过这把刀再去伤害别人。
可你跪下来吻了我的刀,说我这些脆弱的样子永远是你最不舍的。
我的刀羞愧的逃走了。

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爱。

文/演

Cover From Jarosław John

I am always thinking about loving you, giving you the best of everything.
But I am holding a knife,
the knife that once was used by someone else to stab me.
If everything goes along, you’d take over the knife and hurt the next someone.

But you kneel down kissing my knife,
saying the last thing you would ever be willing to part with is my weakness and fragility.

My knife runs away in shame.

That’s the love we want.

 

 

translated by Jiayi

http://www.luoo.net/music/737

圆圈

从开始做毕业设计已经快两个月了,今天顶着炎炎夏日——可能是今年入夏以来的最高温:34度——终于有了一点成果:改进了一些参量,系统的仿真结果有了一点进步。之前A和我说他的毕业设计前两个月时都不知道在干嘛,我渐渐体会到了他所说的感觉。

最近的生活就是白天在办公室,朝九晚五,下班后在学校食堂吃饭,晚上去图书馆准备考试。虽然一个星期有几天会放松下,但是每当家、办公室、食堂、图书馆四点一线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充实的孤单感。自己独自一人身处异国他乡,有时觉得自己站在一个半径无限大圆的圆心处,半径外是其他人,比如那些金发碧眼,和我的语言、背景完全不同的德国人,他们离我那么遥远。我不懂他们在开心什么,或者忧愁什么。他们笑,他们喝酒,把这个圆圈无限扩大。而每当身旁成群的中国学生走过时,每当他们在食堂用中文聊天因为这个语言德国人不懂而可以听懂的我就坐在一旁时,又会觉得这个圆圈那么小,即使在十万八千里外的德国,还有这么多和我“同甘共苦”的人。虽然他们和那些德国人一样,之于我来说都是陌生人,但我感觉他们离我很近。我们既分享着同样的对异乡的新鲜和好奇感,也分享着同样的对学业、对生活的烦恼。

我被圆圈包围着。半径的大小不可以说它的大小取决于德国人或是中国人,如果必须要更好的分类,那只能无法用语言表达为:一类人,和另一类人。圆圈忽大忽小,就是我的生活。

ps,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这张图,第一个评论说得好:正因为有不一样的人世界才不会失衡。

IMG_0257 IMG_0258

田园爱人

今早看朋友圈。发现一个附了一张田园风格的图片加上几句归园田居式的描述的朋友圈。不禁想起大概8年前上高中,或者高中毕业时和longc的谈话。我说我喜欢乡下生活,最想去大山里去教书。他说他没那么“清高”,他必须要在城市里生活。

我的想法一直持续到2013年,跟我eex在一起的时候。我说我想去大山里教书,他说他也是。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当年longc的想法感同身受。今早看到那条朋友圈,我不再有对炊烟、鸡鸣、犬吠、爱人有任何文艺的想法。我要在大城市生活,那里有喧嚣围绕着我,有无数的Möglichkeiten,有进也可以有退。

我也可以说,我没有爱人,所以不需要田园。

纪念我的自行车

今日晚餐: 西红柿烧茄子,葱烧香辣鸡。

香辣鸡中放了中国超市买的笋烧牛肉酱,这个酱本是拌面酱,但是我吃起来实在是太辣,所以琢磨着做菜用。放了一点,果然香辣味很浓,又不会过分。
IMG_8917

FullSizeRender IMG_8920

 

最近有很多令我不高兴的事情。

我的自行车之前一直有个我没发觉的问题——右侧脚踏有点倾斜,但是我根本没有感觉到。倒是A有一次骑我的车,说实在是太难受了。他一直催促我去修理一下。我总说,这样骑着也挺好的,我一点也不想弄得这么麻烦。更何况,除了看上去确实有一点倾斜外,骑起来我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有问题。为什么要修呢?而A的腿就十分敏感,说这样有损这,有损那,反正就是必须要修一下。

上周末,我刚刚从法国参加spring school回来。天气不错,闲来无事,我俩计划出去骑行。A说,我们先去自行车店,你需要个头盔,然后再把你的车修一下。我说,买头盔可以,但是我不想修车。 等到了自行车店门口,我又强调了一下,我不需要修车。他说,让店员看一下吧。谁知道,这就是我最后一次碰到我完好的车。进店之后,他让我自己在头盔区挑头盔,他把我的车推去问店员。我挑得正起劲,他过来面露难色地说,他们把脚踏卸下来,安不上去了。我有些不悦,但也没当回事,觉得安脚踏这个事对德国人没有什么困难吧,也许一会就好了。又过了一会,他推着我的车过来了。我以为修好了,碰了一下脚踏,脚踏和杠杆完全没有拟合——直接就掉到地上。他十分不好意思的说,他们说,修不好了,你需要一辆新车了。

这时候我才真真切切地知道我应该永远也骑不了这辆车了。我伤心无比,一直对他耷拉着脸。我质问他,我说过我不想修,我可以骑,为什么要送来修?!他一直道歉,说也不想ruin the day的。虽然最后原谅了他——不原谅又能怎样呢?车回不来了,一直闹脾气对我俩的关系也没有任何好处——但从那天到现在,一周过去,有时我还是会耿耿于怀。对于修车本身这件事情,倒没有什么。我只会抱怨他不应该替我做决定。但一想到他从以前到现在,对我的车的态度,我就仍旧火冒三丈。比如以前他说,答应我,以后不要买这么便宜的自行车了。比如今天我想把车放到他的地下室他坚决不同意,等等。

这辆车在我刚搬到德国后不久购入,到现在还不到一年。当时在迪卡侬网上商店买的,加上运费150欧。对于A来说,150欧可能还不够他众多豪华自行车的一个轮子钱。但是我的自行车就是我的自行车,我不会轻看他,更何况在我心里,比起其他同学的二手车,她一点也不轻贱。自行车到货的那一天下午,我骑着她去了莱茵河边,往返20多公里,一路上风景如画,我给我的自行车还有沿途的风景拍了很多照片。照片很美,之前觉得,拍了就过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上传到网上收到几个赞而已。可是如今那辆车永远坏掉之后,我才发现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些照片的样子和当时的感受。

我很少买二手商品,即使二手市场在国外很流行。小到一本书,大到一个家具,我都要挑选自己喜欢的全新的产品。我太需要掌控感了。我的物品必须完完全全属于我,这样我才会尽心去保护他们。写到这里,我又为我没有爱护好这辆自行车感到懊恼。只是现在没有多余的资金让我再去投资一辆新的属于我的车。只好暗暗下决心,早日工作挣钱,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一辆好车,一辆我不会和任何人分享、一辆我会和她独自上路不被打扰、一辆只有我和她其他东西通通fuck off的车。

正如滤镜上所说:晚食慰己。吃饱了,向前看。靠自己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己。

放一张当时骑车去莱茵河的照片,纪念我的自行车。
1

 

春姑娘

复活节周末。上周五放假,下周一放假,连着中间两天周末,一共休四天。不过不用上课的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今天要出门买一些必要的食物。超市里一番“大采购”的模样,毕竟昨天、明天、后天商铺都不开门。所以大家都忙着在今天抢购过节用品。

上周一考完了研究生阶段倒数第三门考试,也是很久很久以来(大概从小学或初中毕业开始?)的第一次满分。之后的这几天,由于一些事情还没有落实,不能说心无旁骛地过悠闲日子,但总归是没有太多迫在眉睫的压力,有,也是在不断告诉自己:看开,看开。

前几天游泳用力过猛,两个肩膀同一位置的不同用力方向都有些损伤。今早查看情况还是不大好,于是今天的游泳计划泡汤。拉开窗帘发现天气却出奇的好。我在网上查了很多卡鲁周边的徒步路线,但都不是很满意。A回父母家过节,不然可以邀他一起,或者至少还可以问问他的意见。卡鲁的晴天太难得了,如果呆在家里我会埋怨自己一整天的,更何况,天气预报显示明天又要下雨。于是干脆换装出门。踏上一辆用学生票可以免费乘坐的车,随意选择下车地点。半个小时后,直接就到达了隔壁城市,名叫Rastatt。虽说是两个城市,但可能也就是丰台到昌平的距离吧。只是这个小城太过无聊。出了火车站只走了几分钟,看到的只有道路、楼房,还有一些看上去十分荒凉的超市。我想,市中心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但是实在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坚持走到市中心。所以,只在这个城市来了个“火车站游”便打道回府。

IMG_8354 IMG_8387 IMG_8402

从车站到家的路上有一棵树。前几天拍照时上面还都是花骨朵,今天下午发现她们已经盛开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有偏差,似乎早些时候去车站时她们还是含苞待放的样子,几个小时后已经朵朵喷张。一时怎么也想不起她们的名字,明明是很大众的花。不想了。好在迎春花的名字还记得。迎春花也开了,春天要旺盛地来了。

What have I got to do to make you love me

What have I got to do to make you love me
What have I got to do to make you care
What do I do when lightning strikes me
And I wake to find that you’re not there
What do I do to make you want me
What have I got to do to be heard
What do I say when it’s all over
And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It’s sad, so sad
It’s a sad, sad situation
And it’s getting more and more absurd
It’s sad, so sad
Why can’t we talk it over
Oh it seems to me
That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What do I do to make you love me
What have I got to do to be heard
What do I do when lightning strikes me
What have I got to do
What have I got to do
When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食物程序员

今晚吃这个。
IMG_8390

没有名字的拌面,没有菜谱,步骤时间也是自己掌控。想放什么就切丁,丢到锅里炒。突然想吃鸡蛋了就把已经放到水池里的锅再拿出来煎一下。

切胡萝卜的时候想,什么程序可以让切胡萝卜丁更高效一些呢?是像我一样,先切横截面,再将几个横截面摞起来,垂直切三刀,然后平铺切丁,还是另有秘诀?大厨必定知道其中的算法吧!应聘时,是不是可以像程序员一样,show出几个有着高准确率的高速算法?

切芹菜丁时,发现芹菜丁比胡萝卜丁好切多了——只需在芹菜杆上竖着拉几刀,将一条一条的芹菜并拢,再切它们的横截面就好了。果然目标不一样,算法设计也要不一样。Object Oriented真是无处不在!

不过,如果真的有了所谓的“食物程序员”,那么做饭的乐趣也少了大半吧。做饭是件感性的事。最自在时,各种称量物品也可通通舍弃。不常见的食物也可以互相混搭。我有些慢慢接受:You are what you eat。我不奢望自己吃得更好,只希望吃得更用心。

以上写于19:16
————————————————————————————
以下写于23:15

突然想到,好像胡萝卜也可以按照切芹菜的方法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