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陌生人

好久没来了,一晃竟来到了九月。

前一阵一直在上法语课、准备面签、准备法语考试、准备各种材料、准备递签。上周二去了位于侨福芳草地的中智法签递签,第二天资料转到了法国使馆,三个工作日后的今天下午,我还在悠闲地刷网页,想着官方规定的十个工作日出签时,突然接到短信,说我的护照已经返回中智了,可以去取了。我立马关了电脑,揣着还没充电的手机,随便套了身衣服,照镜子的时候想起脸还没有洗。不管了,抱着着路上千万别遇上熟人的信念就出门了。

一路上忐忑不安。觉得芳草地是那么的遥远。地铁每过一站我都要抬头算一下还剩几站。

我一紧张就想上厕所,就这么一路憋到取签证的地方。我想如果要排队的话我应该就是坚持不住了。好在当时已临近下班,整个签证中心几乎空空如也。打开信封翻开护照看见了贴好的签证纸,终于安下心来。

 

上周递签完,从芳草地走到朝阳门附近办理出生双认证。一路上的“风景”让我这个常常在城北和城西活动的人大开眼界:路两旁的商店充斥着各种俄文字母,各种大麻袋倒在地上,路上没有人,废弃的面包车被喷上花花绿绿的颜色,上面同样贴着我不明白的俄语。从零星的几个中国字才能明白上面的意思,原来是物流广告。从北京运到乌兰巴托的、到莫斯科的、到西伯利亚的等等等等。这是北京吗?我想。看着像个不太兴旺的边境城市呢。再往前走,是皮草一条街。我不想过多描述那个场景。。。总之各种皮草挂在那里,不时有人骑着自行车往店里送货,轱辘两旁挂着下垂着的编织袋。收货的人蹲在地上清点着那些皮毛,随意摊了一地,数量多的让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有点胆寒。我不敢正眼看。

 

我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我一度觉得北京并不大,事实上,我只是想当然地以为北京就是我常去的那些地方。除了西城北城,最东不过三里屯,最南不过崇文门。然而,我却总能走过从未知晓的地方,总能发现光怪陆离的场所,不管是阳光的,还是阴暗的。每每光顾这样的地点我就想,哦,原来北京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几天一直在看网络剧《匆匆那年》。上大学前看过了这本充满京味儿的小说,如今已经翻拍了电视剧版,过一阵电影也要上映了。今天新更新的一集是方茴和陈寻他们高考结束之后的故事。他们一群朋友聚在一个小卖部里,看萨马兰奇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时的直播。我听见萨翁的一句“Beijing”,顿时泪如雨下。剧里的人物在讨论2008年的北京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会特别热闹,是不是要建好多高楼大厦。他们想象着那个北京,眼睛里好像装着星星。

未来的北京充满未知,而现在的北京我仍不太熟悉。套用许知远的《祖国的陌生人》里的一句话便是:“在你的城市,你却是个陌生人。”

我是北京的陌生人。

2,804 thoughts on “北京的陌生人